风骚姐妹花

views 所属分类:都市激情
发布于 2021-07-18 12:50:16
收藏

大学毕业后,由于家裡没有关係,四处奔波了半年,我才进了一个化工厂,过完春节,带著行李走进这个破落的企业时,我感觉我的人生就像这个企业一样,再也不会有什麽大的起色了。

没有想到的是,到了这个企业竟然受到了企业裡大大小小领导的一致欢迎和肯定,因为我是化工专业科班出身,而且从北方来的我酒量特别的好,这在经常需要应酬的企业来讲,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优势。

很快我就被分配到了令人羡慕的销售部,因为我们这个企业主要是化工原料的产品初加工,而且属于那种比较短缺的原料,所以市场基本上不用开拓,都是其他企业找上门来,一次拿下订单后,可能吃好几年,所以销售部门基本上没有什麽工作压力,特别是我们的销售部部长竟然是一位美女。

「你好,我叫陈清,以后就叫我小清好了,我比你也大不了多少。」这是我见这位美女部长时,她的第一句话。

这裡先介绍一下陈清的基本情况,陈清,女,26岁,企业当地人,身高1。65米,白嫩的瓜子脸上一双凤眼,让人一眼就感觉她有勾人魂魄的感觉。

虽然穿著一件职业西装,但丰满的胸脯却毫不掩饰地显现了出来,兼有北方女子丰满的身材和南方女人细嫩的皮肤,让每个男人见了都想上一下。

工作后,除了整天和陈清一块陪王厂长接待应酬喝酒外,基本上我没有什麽工作,上班就是看报纸,聊天,或者看看化工产品方面的知识。

渐渐地我也瞭解到,原来这个陈清并不是那麽简单,从同事的口中我得知陈清的老公是一名外科医生,三个月前被市裡选派到西藏阿里地区援藏了。

而陈清和王天厂长的关係非常的不一般,听说有床上关係,但我却始终没有看出来,而且感觉她对我非常的好,平时很关心我,时间长了我也慢慢地学著同事的样子和她开个玩笑,她也从没有不高兴过,反到感觉在销售科裡的这些同事中,她最喜欢和我相处。

一个週末,想起好长时间没有给老家的父母亲打电话了,便向单位走去,毕竟单位的长途不要钱嘛。

快走到销售部门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好像办公室裡边有人,这麽热的天,谁会在办公室干什麽呀。

于是踮起脚尖,慢慢走了前去,办公室裡边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音,难道是陈清吗?我忙绕到了办公室的后边,那儿是一片花园,窗户上也没有挂窗帘的。

通过窗户偷偷一看,我吓了一大跳,原因陈清正一丝不挂地半躺在办公桌上,那双玉腿分得开,阴部全部敞开,而一个有些秃顶的男人正在卖力地用舌头舔著陈清的阴蒂和阴唇,这不是我们厂的一把手王厂长吗?只见他的舌头在拚命的工作著,两隻手也不閒,在陈清丰满的乳房上爱抚著,而陈清则发出一阵地「嗯……嗯……呜呜……啊……」的闷声呻吟。

看著这一幕淫荡的表演,我的下面也起了反应,多麽想那个厂长就是我呀。

终于王厂长的舌头工作完毕了,看来他要提枪上马了,只见他手扶自己的短枪,对准陈清那已经淫水四流的肉洞猛地一插,扑地一下就进了,然后就开始了机械地抽插了,王厂长的两隻手仍然抓住陈清的两个大乳房,在大力的揉搓著,食指和拇指捏著乳头,用力一扭,一点点刺痛让陈清更加兴奋,小穴中发出的「唧唧」声甚至我都能听到了。

可没有两三分钟,突然王厂长一声音大叫,原来他射精了,然后很快他便有气无力地停了下来,怎麽这麽快呀,真是个快枪手,而陈清好像还根本没有得到满足,她的小手开始不停地揉搓著自己的阴蒂和阴唇,最后两根指头竟然插了进去,快速的抽插。

这一幕太淫荡了,我看得都有著受不了了。

人生还是第一次偷窥别人做爱。

无聊的日子就这样过著,以后我还多次在週末时偷偷来办公室,可再都没有见过那一幕了。

五月的一天,在和大学同学打电话聊天时,突然得知,比我们高一级的一个校友在南宁一个化工公司做採购,再次打听后知道我们以前经常在一起打球,我知道他叫阿俊。

通过多次联繫后,阿俊初步同意採购我们公司的一些产品了,虽然他手裡的权限不大,但弄二三十万元的货还是可以的,更重要的是,通过我就可能打开南宁的销售市场。

当我将这个消息告诉陈清的时候,她竟然是非常的高兴,毕竟销售科除了吃老本,一年一个新客户都没有。

她马上告诉了王厂长,王厂长也非常的高兴,并决定他亲自出马,带上我和陈清三个人去柳州。

再次和阿俊联繫沟通,基本上将销售的事宜谈成了,就等著过去签一下合同。

当我和王厂长还有陈清即将登机时,突然王厂长的电话响了,原来是他儿子打来的电话,王厂长的老婆突然心脏病犯了,正送往医院急救中。

王厂长接完了电话,竟然没有那种焦急的感觉,而是满脸的不高兴,但转过身来的时候,马上又笑著对我说:「小陈、小李,我老婆刚住医院了,我去不成了,你们俩个去吧,代表咱们企业把合同签好,把这个市场打开,然后你们就在广西好好玩玩吧,也算咱们企业对你们工作的奖励,小李你把你们陈科长照顾好,桂林还有其他地方,好好玩,你们真行,如果把这个市场拿下的话,以后咱们的企业规模会更大的。」

到了南宁,阿俊已经给我们订好了房间,由于没有了王厂长,也就省了许多的事件,签完了合同,参观了他们公司的生产线,剩下的事情就是喝酒了。

阿俊只叫了他们採购上的几个年轻人,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了,酒喝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陈清由于经常出席一些酒场,劝酒词也讲得非常多,再加上一桌唯一一个美女的身份,所以那帮傢伙只好把矛头对准了我,我的酒量再大那抵上他们的不停进攻,很快我已经是不能把持自己了。

看到我喝多了,阿俊也感觉把我招呼好了,便提出要送我回酒店,这时陈清忙说:「不用了,本来是我们要请你们,却让你们破费了,我送他回去就行了。」

告别了阿俊,我感觉两条腿已经不听指挥了,站都站不稳,不由自主地就靠到了陈清的身上,在陈清的搀扶下,终于到房间,刚闭上房间门,我就感觉要吐了,刚到卫生间就吐了,不仅吐得卫生间到处都是,连我的衣服上也是呕吐物,后边的事情我几乎记不得了。

一觉醒来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原来我从中午喝完酒3点多到现在睡了有8个小时,我感觉自己的嗓子非常的干,想起来喝水,这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床上的,而且身上只穿了一件裤头。

开灯一下,陈清竟然爬在我的床边睡著了,看到我醒来,她也醒来了。

揉揉眼睛再看,这时的陈清已经换了一身睡裙,那粉色的睡裙使得陈清光彩照人,风情万种,一个在在丰韵的少妇亭亭玉立。

这时陈清说:「你终于醒了。」

我忙说:「是你把我的衣服脱了的吗?」

陈清笑著说:「是呀,不脱的话那还不把人难闻死呀,怎麽还害羞呀。」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忙说:「实在对不起了,今天喝得太多了。」

陈清忙说:「快去冲个澡去吧,你身上都臭了。」

走进了卫生间,脱掉了三角裤头,打开淋浴器,刚准备冲,我突然发现,这个卫生间竟然是用一大块玻璃隔开的,就是人站在裡边,房子裡的人什麽都能看清楚,怎麽会是这样的呢,停顿了一下,我才想起,原来住起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只是刚才我喝得太多,脑子不清醒了,突然我想,管他呢,就装作我喝多了什麽都不知道,说著就开始冲了,还故意将自己的鸡巴弄得硬了起来,专门对著陈清,冲完了澡,我故意让鸡巴更著,这样穿著三角裤头,裡边就是鼓鼓的。

出来后我对陈清说:「这个卫生间我怎麽总感觉有些奇怪呢,但就是不知道怪在什麽地方。」

陈清笑著说:「是吗,我怎麽没有感觉到呢。」

这时我装作恍然大悟:「哦,原来这个卫生间的牆是玻璃的,裡边人干什麽外边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怎麽是这样呢,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才光屁股冲澡,你全见到了吧。」

陈清听了这话,脸一下子红了,嘴上却说:「去你的,我才不稀罕看你的呢,再说了,都成人什麽没有见过。」

看著陈清那动人的模样,我突然有一种非常的衝动的感觉。

「别动,你头上有个蜘蛛。」

陈清一听,乖乖得一动不动了,我走向前去,故意将头贴到了她的脸附近,隻手突然抱住了她的头,嘴巴一下贴到了陈清的脸了。

「陈姐,你真漂亮。」然后舌头就开始在她的耳际亲吻。

陈清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当她感觉到我的嘴巴的时候,我已经紧紧地抱住了她。

「陈姐,你真漂亮,我好想亲亲你。」

我继续地亲著她,陈清想挣扎,可挣扎不开。

「别,别,我是你大姐,我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别这样。」

我可不管她的那套,继续地亲著,舌头终于亲到的陈清的嘴唇,很快将陈清的舌头吸进了我的口裡。

陈清好像也被我的舌头刺激的有些动情了,很快两个舌头就如两条蛇般,不停的在对方的嘴巴裡搅拌著,同时也不停的相互吸著、嚥著对方的口水。

我的手不安非地乱摸著,随著陈清的衣领摸进了她的胸,儘管陈清带戴著胸罩,但不妨碍我用手抚摸她的乳房,我用力地捏著她个乳头,柔软的乳房上硬硬的乳头,真的好玩。

陈清的手也不閒著,她已经伸进了我的内裤,将我涨得发硬的鸡巴掏了出来,揉搓著我的两个蛋。

我的手笨著地终于解开了陈清的胸罩,并将陈清的睡裙从她的屁股下面拉出起来,很快,陈清身上就剩下一个已经解开了的胸罩和半透明的内裤了,再次出手,陈清的胸罩已经飞到了一边,内裤也被我撕扯了下来。

而我的内裤也早已不知道到什麽地方去了。

也不知道什麽时候,我们已经换成了69式。

我的舌头开始亲起了陈清的乳房,慢慢地亲向了她的阴蒂。

而陈清则扭动著身体,将我的鸡巴含进了口裡,毕竟是少女,口交技术非常的厉害,双唇半松半紧地闭著,一隻手握著我的鸡巴根,前后摇动著头,我的鸡巴在她的小嘴裡就像插进她的肉穴一样进进出处,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几次龟头都直接顶进陈清的咽喉。

一会儿陈清又用舌头在我的鸡巴上仔细地舔了一次,然后重新卖力地用嘴套弄起鸡巴来。

而且有意无意地用牙齿在我的龟头上轻轻的刮过,让我全身打了一个寒战。

陈清含了一会儿我的鸡巴后,舌头又将我的屁股分开了,嘴巴在我的腹股沟裡面亲吻起来,舌头从后向前沿著股沟舔动,在我的肛门眼的地方停留很长时间,不停地用舌头顶著我的肛门眼。

我还是第一次有过样的享受,以前在大学和女友做爱时也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这种意想不到的刺激让我感受到比鸡巴上更刺激的快感,鸡巴竟然不停地乱抖著。

我的舌头也学著陈清的样子在她的肛门眼流动,而手指捻捏著她的阴蒂,两个手指头已经插进了陈清的肉穴裡,才来回抽插了几次就感觉裡边充满了淫水,随著手指的插入,陈清的肉穴裡就不停地发出「唧唧唧唧」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我们换成了正位,我趴在陈清的身上,开始了进攻,陈清用她潮热的阴道紧贴住我坚挺的鸡巴,微微地张开她了那浑圆修长的美腿,我插起鸡巴,猛地一下,直插进陈清的肉穴当中,全根没入。

如此紧密的接触,陈清与我同时亢奋起来,很快我的鸡巴就顶到了陈清的子宫口,缓慢地抽出,再疯狂地插入,鸡巴一下又一下地衝击著陈清有肉穴。

「噢……噢……啊……对……对……用力……用力……你比我老公厉害多了,快用力,…顶住……用力……啊……唔……好样……啊……好大的鸡巴,比我老公厉害多了……快用力…………好胀……唔…………爽死了……唔……快,快……操我……唔……嗯嗯……哎哟……啊……用力……干……干我……快干我…干。」

我用尽全身力气狠命的干著陈的肉穴,她的阴道突然开始快速地收缩,紧紧地吸住了我的鸡巴,子宫腔也紧紧地吸住了我的大龟头。

再猛烈地衝击了几十下之后,我突然感到从肛门眼到鸡巴,全身的肌肉猛烈地收缩了几下,控制不住的将精液射入了陈清的体内。

陈清的体内灌满了我的精液,不住地大声呻吟著,身体也在不停地抽搐著,闭著眼还陶醉在性爱的快感之中,而阴道则紧紧的夹著我的鸡巴不停的收缩。

激情过后,陈清突然哭了:「你把我当成什麽人了,怎麽会这样呢,怎麽会这样呢,我怎麽向我老公交待呀。」

这时的我也完全清醒过来了,这才想到,陈清是王厂长的情人,在王厂长战斗过的地方再次战斗,万一她给王厂长说了,我不完蛋了,想到这裡我的头就大了起来。

可这会儿不管怎麽说都得说些好话的,我忙真诚地说:「陈清姐,今天我真的是喝多了,再说,姐姐今天真的也非常的漂亮,刺激的我起了色心,请姐姐原谅了。」

好话说了一大堆,突然陈清破涕为笑了。

「姐姐不怪你的,其实姐姐也挺喜欢你的,如果姐姐能找你这样一个又有文化,长得又帅气的男人该多好呀,特别是今天你也让姐姐体验到了什麽叫高潮,姐姐怎麽能怪你呢。」

有了厂长的话,我们决定在广西多玩几天了,于是报了个旅游团,开始了桂林阳朔之旅。

我们参加的这个团以夫妻居多,到了酒店,导游看我了们一眼就说:「你们夫妻住508房间。」

我还想说什麽,这时陈清忙说:「还不快走呀。」

难道今天晚上真的要和美女住一个房间了吗?吃完晚饭,我们直接就进了房间。

陈清对我说:「不你转过身去,我要脱衣冲澡了。」

我一听忙说:「别呀,我帮姐姐解开。」说著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就开始解陈清的上衣纽扣了,很快她的上衣就脱了下来,露出了她那雪白的肩膀。

一隻粉红的胸罩下,陈清的丰玉乳高耸著起伏不定。

我的手轻抚在那雪白身躯,慢慢地手滑向她的背部,两手轻轻一用手,陈清的胸罩已经被我解开了,一对丰满乳房像两只可爱的小白兔一样。

我轻轻抚摸著陈清的乳房,用手揉捏著著她的乳头,并开始熟练地舔吮咬吸起来。

很快陈清已经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呻吟声。

我的手慢慢伸向陈清的裙子,用手轻轻一拉拉链,陈清的裙子马上便滑落到了地上,我的手慢慢地抚摸到了陈清修长的玉腿上,并渐渐地向那的内裤裡移去,慢慢地摸索挑逗著,手指逐渐伸进了陈清那滑嫩的仙人洞。

「别闹了,我要衝澡了。」陈清再次笑著说道。

我放了陈清,看著她脱下了内裤,走进了浴室。

浴室裡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我也开始脱光了衣服,挺著那早起高高举起的鸡巴走进了浴室。

「干什麽呀,我先冲完了你再衝嘛!」陈清喊道。

「我才不呢,我就是要和你一起冲。」说著衝了上去,抢过了淋浴器,向自己身上开始淋水。

等陈清洗完了,准备去时,我马上衝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陈清。

「陪我一起洗嘛。」然后用嘴巴紧紧地贴上了陈清的嘴巴。

手指也伸向了陈清那神秘地,用手轻轻地扣著陈清那粉红色的肉缝,慢慢地那肉缝开张了,我的手指翻开陈清的小阴唇,开始了爱抚,一根手指已慢慢滑进了陈清的肉洞,慢慢地两要手指插入了她的肉洞之中,开始了抽插。

陈清的下面已经湿成一片了,淫水不停地向外流出,而此时我的舌头也没閒著,和陈清的舌头搅在了一起。

「啊……我受不了了……」陈清低低地呻吟著。

我看时机已经成熟,将陈清一下子按倒在浴室的梳装台上,坚硬的鸡巴从后边一下子插进了陈清的肉穴之中。

「啊」陈清呻吟了一声。

很快我就感受到陈清阴道内温暖和压力了,我开始九浅一深地插入,卖力抽插著,随著我的动作越来越猛烈,陈清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我相信,隔壁住的夫妻一定能听到我们的声音。

「……嗯……嗯……哦……哦……唔……嗯……嗯……唔……唔……嗯……唔……哦……」

一阵疯狂地抽插之后,我感觉我的鸡巴马上就要受不了了,不能这样,千万不能这样,才做了几分钟,我忙放慢了速度,大口地出著气,调整著自己的节奏,终于慢了下了,感觉鸡巴也不再是那麽胀了。

陈清这时也被我干得有点儿受不了,我抱起了陈清,把她放到了床上,再次将吐著晶亮液体的龟头对准陈清的肉洞,「滋……」的一声,粗大的鸡巴撑开了陈清的的两片阴唇,整根插入她温湿紧密的阴道裡。

「呀……」陈清双腿的肉一紧,身体剧烈地颤抖了几下,口中则发出一声悠长的淫叫。

我的鸡巴再次感受到了温暖的海洋!真没有想到陈清的阴道还是这麽的紧,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老公的鸡巴太小了,还是没有生过孩子的原故,再次大力的抽插,「扑哧、扑哧」鸡巴插入肉洞发出的声音,再加上两个蛋蛋撞击陈清的阴唇的声音,太刺激了,这样的活塞运动太爽了,再次加快抽插节奏,终于在一百多下之后,我感觉陈清的阴道在一阵阵的收缩,于是我也再不把精门关了,任那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陈清体内。

就这样,在广西旅游的日子裡,我们聊了游山玩水,就是在酒店裡疯狂地做爱,好在那些天是陈清的安全期,不然真还会弄出人命来了。

回到工厂后,王厂长非常的高兴,虽然我们这次签的合同不是太多,但如果能打开那个市场的话,也是相当不错的。

而且我还带回了其他一些重要的资料,那就是阿俊他们化工公司所需原料的清单以及价格还有一些样品,仔细看看,许多化工原料我们工厂都能生产的,而且我们生产的话,价格会比其他的企业低一些,如果真能弄成的话,我们工厂每年在阿俊的公司就能拿到近四五百元的订单,对这一个小企业来讲,是一个不小的订单。

当然,回到工厂后,我也不敢再在厂长战斗过的地方战斗了,主动让出那个曾经被我佔领过的地方,陈清也装作什麽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一如既往地和我保持著正常的同事关係。

八月,到处热得要命,只有办公室还能凉快一些,陈清和王厂长外出办事去了,办公室就我一个人,正在办公室坐著看报纸,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音,开门一看,门外竟然站了一个天仙般的美女。

只见她穿了一条泛白的牛仔短裤,两条白皙丰润的大腿完全地裸露在空气当中,上身穿著一件大开领的蓝色的T恤衫,鼓鼓的胸部把那个T恤衫撑得胀胀,露出了一抹乳沟,慢慢地一走动,胸前的那对肉团竟然也跟著上下摇摆,在蓝色的衣服映衬下,十分的显眼。太性感。

我忙问:「你找谁。」没有等我讲完话,她竟然开口说话了:「你是李哥吧,我是陈清的妹妹陈洁,早就听我姐提到过你了。」

哦,原来是陈清的妹妹呀,难怪长得和陈清一样,太漂亮了。

听说她今天参加高考,考得不怎麽理想,连个大专都没有考上,准备参加复读。

不知道她来这儿有什麽事。

「我姐说让你帮我补课。」陈洁真是快人快语。

「嗯,有这码事,可我还没有什麽思想准备。」

「我姐说你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了,找你补课,肯定能考上大学。」

我呵呵一笑。

「李老师,什麽时候开始呀。」

这个小妮子真是逗。

我忙说:「那好吧,从今天晚上开始吧。」

小妮子趴在陈清的办公桌上胡乱地看著报纸,我抬头一看,妈呀,通过衣领,可以看到陈洁那丰满的胸脯,甚至白色的乳罩也是非常的清楚,这小妮子也太诱惑人了吧,穿成这样补课的话,我恐怕只会看她的胸脯了。

好不容易等到陈清回来了,陈清向我再次提到了给陈洁补课的事情,最后说定是每天晚上6点钟开始,我直接下班后到她家去吃饭,然后就给陈洁补课了。

第一次进陈清家,真有一种家的感觉,不像我住的宿舍,又乱又髒。

陈清已经早早地回家给我做饭了,陈洁看到我进来,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小妮子已经换成了一身家居白色的吊带裙,看起来更像一个高中生一些。

吃完晚饭,我便到陈洁的房间开始给她辅导功课了,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小妮子的基础是这样的差,也不知道她在学校都干什麽的,基本上是一问三不知,我只能从头开始,先辅导数学。

辅导了一会,我突然发现,陈洁的吊带裙领口开得很低,那丰满的胸脯竟然就在我的眼前,这太妈的也太诱惑了,不觉多看了几眼。

这时陈洁竟然噗嗤一下笑了:「你没有见过吗?」

陈洁这麽一说,我马上脸红了,这小妮子竟然发现了我的动作,太丢人了。

没有想到的是,陈洁接著说了一句:「如果你真能让我补课考上大学,我让看个够。」

接下来的补课我再也不敢乱看了,可这小妮也穿得太诱惑了。

才补了几天课,突然陈清接到了个从西藏打来的电话,说她老公在外出给藏民看病时因为路不好,出了车祸,现在生命垂危,让她赶快去。

王厂长得知后,马上派了厂裡一个和陈清平时关係不错的女工,和市裡卫生局的同志坐飞机直飞拉萨。

陈清临走时不忘交待我一定要给陈洁补好课,管好她。

陈清走之后,我还是照样每天下班后给陈洁去补课。

没有了陈清在家,陈洁在我面前开玩笑竟然更加肆无忌惮了,甚至有时竟然用胸来蹭我的背。

害得我经常不得不调整坐姿,不然裤裆裡那个傢伙就原形毕露了。

这天补了一个多小时的课之后,我们开始休息,无意间我翻开了陈清的结婚照片,就对陈洁说:「你看你姐和你姐夫,多麽幸福的一对呀,可惜你姐夫却去了西藏。」这时陈洁突然一声歎息。

我不觉问了一下:「怎麽他们不幸福吗?」

陈洁这时小声对我说:「我给你说了,你可别对别人讲。其实他们之间并不幸福。原来她们姐们俩都从农村来,陈清进化工厂之后,被那个王厂长通过一些小手段给弄到了床上,为了保持关係,王厂长把她给介绍给了王厂长一个远方的亲戚就是陈清现在的老公,陈清的老公因为有事求于王厂长就只好答应了这门婚事。他们夫妻之间很少做那事的,就是做都是几分钟。」

没有想到这个小妮子竟然知道这些东西,而且对夫妻间的事情竟然都懂,是不是和别人做过呢。

于是我故意说:「你这麽小个孩子,懂什麽呀,连夫妻间的事情都知道呀。」

「别以为我是小孩子,我男朋友早都和我。」说到这儿,陈洁好像发现说错了什麽,马上停止了。

我一听,哈哈,果真这个小妮子不简单,从衣著打扮就知道肯定很骚了,没有想到真的很骚。

我是不是有机可乘呢。

我忙说:「你和你男朋友早都什麽了,说呀?」

「你好坏呀。」陈洁笑著说,并挥著粉拳打来。

这时我故意说:「你们这个年龄很正常呀,我上初中时都和女孩子接过吻了,你们现在都接吻呀,那有什麽呀。」

「不是接吻了,是……」陈洁想说,又没有敢说。

我这下忙说:「哈哈,是不是拥抱过呢?」

我又故意说:「我上高中时都摸过我女朋友的那个了,你们才拥抱过,那有什麽呀。」

「才不是呢,是……」陈洁又不说了。

我知道,我只有不停地引诱她,她才肯说出来,而她一旦自己说出来,我就有机会了。

我又说:「我在大学时都和我女友上过床了,你肯定不会超过我们吧。」

「那也说不定吧。」陈洁急忙说。

我一听,马上说:「你们高中时都上过床了吗,哈哈,我马上告诉你姐去。」

陈洁一听忙说:「千万不能告诉我姐的,不然她会打死我的。」

然后又忙说:「不说这个了,你不要告诉我姐,我让你看看我姐的拍得艺术照光碟怎麽样,都是我给我姐照的,后来我自己刻录到光盘上的,都没有敢拿到照相馆冲的。」

一听这话,我马上说:「好。」

陈洁跑到了陈清的卧室裡,找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找到了一张什麽名字都没有的光盘,肯定是这盘了,我姐一般都把她藏到很隐秘的地方。

打开了碟机,却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女人的叫床声,电视裡,一个男人在从后边操一个女人,怎麽会是这呢,陈洁忙关了碟机,又进去找,可找了好长时间却没有找到。

我一看忙说:「算了,找不到就不找了。不如就看一下刚才那张碟片吧,我怎麽感觉那个女人有点儿眼熟呢。看看是谁。」说著我直接就打开了碟机,电视画面上又开始上演那场春宫戏了。

是陈清,终于看清了,那个女人是陈清,但不知那个男人是谁,我刚想问。

陈洁忙说:「怎麽是我姐和我姐夫拍的,我再看,感觉可能是他们自已用摄像机拍的。」

我忙说:「你姐和你姐夫还真浪漫,竟然拍这个。」

这时陈洁的脸已经通红了,而且眼睛盯著电视一动不动,我知道她肯定是看入迷了,我忙说:「关了吧。」

陈洁一听,忙说:「别,我再看一下,你难道不喜欢我姐吗,这麽好的机会不看一下,说真的,我以前还很少见我姐和我姐夫做爱呢。」

什麽,难道说她以前还看到过陈清和她老公做爱。

但我还是继续说:「算了,别看了,你看的受刺激了,找你男朋友了,我的女朋友现在还在很远的地方呢,我怎麽解决问题呀!」

「自己解决呀。」陈洁笑著说。

我一听,呵呵,有门。

忙说:「你不怕我把你解决了吗?」

陈洁一听,又是笑说:「就怕你没有那个胆。」

听了这话,是个男人都该有行动了。

我忙一把搂过了陈洁,把她的脸拉了过来,我的嘴巴就贴到了她的嘴巴上。

陈洁假装地挣扎了几下之后,就主动地放弃了挣扎,然后开始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口裡,开始吮吸我的舌头了。

我奋力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又去解陈洁的衣服,没有想到,陈洁竟然主动地将自己的弄得一丝不挂。

这太刺激了,一边看著陈清夫妻的春宫戏,一边玩弄著陈洁。

我的手开始慢慢地挑逗起陈洁,这时她已经有些兴奋了,可还是要继续挑逗。

我的手轻轻地在陈洁的乳房上抚摸,她的乳头早已经变硬了,姑娘的的乳头和少妇的就是不一定,开始不是粉红色的,在我双手的抚摸下,已经慢慢由粉红变成了鲜红色,就像一个饱满的红樱桃,真让人忍受不了下手。

我腾出一隻手来慢慢向陈洁的腹部摸去,慢慢滑到她的肉穴的外面,用手爱抚著她的阴毛,同时用两个指头夹住她的大阴唇,慢慢地摩擦著她的阴唇。

陈洁的肉穴因为爱抚的原因,已经湿成一片了。

而这时的陈洁也没有閒著,她的一隻手从我的大腿外侧伸过来抓住了鸡巴开始套弄。

我的左手在陈洁的两个乳房上轮流揉著,一会儿又捏住她乳房顶端的乳头,悄悄用力捏了几下,克的挑逗下,陈洁更加兴奋了,不停地摆动著屁股。

我的右手指分开了陈洁的阴唇,中指插进了陈洁肉穴。

随著我中指在在她肉穴裡刺激,陈洁的性慾不断地上涨,肉穴开始发热,淫水已开始向外流出。

而我的鸡巴在陈洁的的套弄下非常的胀,恨不得马上插入陈洁的肉穴。

我将陈洁抱到了陈清的床上,心想虽然没有在陈清的床上干过她,但这次终于在可以陈清的床上将她的妹妹就正法了。

我分开了陈洁的双腿,跪在她两条大腿中间,一隻手握住那根已经肿胀的鸡巴,将龟头对准陈洁的肉穴,来回地磨擦著,然后猛地一下,将鸡巴插入到陈洁的肉穴中。

虽然没有处女膜的阻隔,但还是很不顺利地整根插入进去了,陈洁的肉穴真太紧了,说明她做爱次数还是有限。

马上我感觉陈洁的肉穴壁紧紧地包裹著我的鸡巴,我的鸡巴在陈洁的肉穴裡来回地轻轻抽动几下,陈洁竟然已经发出来了呻吟声,真是小姑娘,不像陈清需要抽插好多下才能有呻吟声。

我开始在陈洁的肉穴裡用力地抽插起来,每次我轻轻地抽出大半个鸡巴,然后猛地将整个鸡巴插入到陈洁的肉穴中。

这样有节奏地抽插著鸡巴。

陈洁的阴道裡已经分泌出大量的淫水,随著我鸡巴的抽插,开始吱吱水响。

我一边抽插著,一边问:「我的鸡巴怎麽样,比你男朋友的强吧。」

感到无比舒适的陈洁,已经开始发浪了。

随著鸡巴的每次插入,陈洁都配合地将屁股往前顶著,迎著我的鸡巴,口裡也不时唔唔呀呀继而哟哟喘叫,连连的叫道:「爽啊……好爽……你比我朋友的鸡巴大多了……搞得我好舒服……」

「小洁,你的逼好紧呐!比你姐的紧多了,噢!……噢噢噢!鸡巴好舒服啊!」说完这句后,我突然有些后悔,怎麽把这话都说出来。

没有想到,陈洁已经被我干可能太爽了,竟然说:「哎哟!你好好干呀,我姐也需要人干呀,我们俩个一起让你干,快,快,我爽死了。」

我知道陈洁的高潮已经来临了,我也实现憋不住了,猛地抽出了鸡巴,对著陈洁洁白的身体,不顾一切地射出了全部的精液,我知道我不能射在陈洁的身体裡边,万一弄怀孕了,那可不是好玩的。

陈洁这时已经手足乱颤,两眼紧闭,嘴裡胡乱地不知说些什麽,我知道,陈洁正在全心全意地享受性爱的高潮了。

我疲惫不堪地躺在床上,抱著陈洁睡了过去。

猜你喜欢
都市激情
126 次观看   2021-10-07 16:17:08
都市激情
343 次观看   2021-10-08 12:36:26
都市激情
163 次观看   2021-10-10 06:57:09
都市激情
50 次观看   2021-10-15 00:39:22
都市激情
101 次观看   2021-07-12 21:58:29
都市激情
213 次观看   2021-07-12 21:58:28
都市激情
175 次观看   2021-07-12 21:58:27
都市激情
185 次观看   2021-07-12 21:58:27
都市激情热门套图
都市激情
4117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741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627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242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205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134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004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877 次观看  
猜你喜欢
都市激情
4117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741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627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242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205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134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004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877 次观看  

© Copyright 2021 午夜人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Made with by w5w55.com icp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