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很大的学生和老师1

views 所属分类:校园春色
发布于 2021-09-12 02:00:36
收藏

多亏老天保佑,静文的噩梦并未成真,连续过了好几天,潘逸翔都没有行动,一切平安无事。

  陈威年不太习惯这情况,摸着秃头说:「这孩子怎么说变就变?不但功课突飞猛进,上学也不迟到早退,简直像个模范生!」其它老师打趣道:「主任,你觉得寂寞是吗?学生没问题了,你却闲得发慌?」方筱竹立刻应答:「没错!如果没有学生需要辅导,我们可要失业了!」至于那笔「潘逸翔」奖金,经过大家的讨论,决定捐给慈善机构,希望这股暖流传到更远的地方。

  「我们就以潘逸翔的名义寄出吧!算是帮他积点福报。」「说得好!」陈威年豪气一发,拿出皮夹热烈赞助,「今天我向老婆领款了,不用记帐,现金交易!」当众人说说笑笑,静文静静坐在一旁,无法参与话题,她怕自己一开口就结巴,毕竟说谎不是她的才能。

  暴风雨之前,正是最宁静的天气,一到周末,她的手机充满了简讯和留言,全部来自潘逸翔,要求她立刻到他的住处,她拖得愈晚他就传得更多。

  「可恶!为什么我要听学生的命令?」静文一边穿衣一边抱怨。

  走出客厅,她发现大哥江志宏正在看报,抬头问她,「要出门?」「呃……朋友约我吃饭。」她抓着皮包,手足无措。

  「男的女的?」江志宏的问话像个老爹,长兄如父的个性表露无遗。

  她嘟嘴回答,「男女都有,可不可以?」

  「我又没说不可以,好端端的你生什么气?不怕皱纹跑出来?」江志宏就爱逗这小妹,「刚好我也要出门,顺便送你一程。」「不用了。」她可不想让大哥碰到潘逸翔,她的烦恼已经够多了。

  他立刻眯起双眼,「躲躲藏藏、欲盖弥彰,有嫌疑喔!」「大哥你很烦耶!」打开鞋柜,她一时不知该选那双,心乱得莫名其妙。

  「小时候你最爱跟在我身旁,还说过一辈子都不要嫁人,永远做我们家的小公主,没想到现在就嫌弃我这老哥……」江志宏愈说愈哀怨,有如孤单老人。

  「好啦、好啦!拜托你送我行不行?」静文最受不了大哥的苦肉计,就算他是开玩笑也让她有罪恶感。

  他早知会有这结果,哭脸转为笑脸,跟翻书一样,「这是我的荣幸,请!」静文知道自己又上当了,尽管她是家里唯一的小女儿,理所当然得到全家宠爱,却也常被捉弄得啼笑皆非。

  两人搭电梯前往停车场,江志宏继续打探消息,「听志翰说有男生骑车送你回来,不知道是哪个幸运的人?」「是好心的路人骑脚踏车载我,这个答案满意吗?」她故意乱掰一通。

  「哦~~」他暂停一下,「所以你为了报恩,今天要请他吃饭?」「大哥,你有完没完?」她真快被逼疯了。

  江志宏摸摸她的头发,感慨万千,「你知不知道,我们三兄弟约好要等你结婚,才肯谈自己的婚事?」「你们别闹了!万一我这辈子都不结婚呢?」

  他静了几秒钟,沉痛的说:「那么,将有三个女人因为你而受害。」「哪有这种道理?」静文受不了过度关怀,以叛逆的口吻说:「好,我要变成同性恋,找个女人来结婚。」「没关系,只要你幸福。」

  「唉!」她举手投降,乖乖上车,不再有意见。

  从小到大,每次有男生来约她,总会受到彻底盘查、严格监督。她在高中、大学分别谈过一次恋爱,最后无疾而终,对方的理由都是一样,「你那三位哥哥太优秀了,我想我配不上你。」工作后,她很少想到感情的事,甚至愿意接受母亲安排,反正他们的眼光比她好太多了,何必跟最亲爱的家人闹意见?

  如今冒出一个潘逸翔,她只希望纸能包住火,拖多久是多久。

  途中,江志宏谈起童年往事,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彷佛那些回忆就在眼前,连一点风吹草动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隔壁的阿海以前不是说要娶你做新娘?结果呢?上国中就变心了,女朋友一个接一个换,根本忘了有这回事!」江志宏想起来就有气,双手猛敲方向盘,「男人的承诺都是说说而已,你千万别听信,要经过我们认证才行!」静文差点笑出来,「那是我念国小一年级的事,拜托你忘了好不好?」江志宏可是认真的,「这叫前车之鉴,我们要记取教训,不得让历史重演!」「好好,你说得都对。」她无意跟他辩论,那只是浪费精神,「哥,我在这下车就好了。」来到百货公司旁,人多车也多,她要隐身才容易。

  「你朋友在哪儿?」他左右张望,只见街上人来人住,谁才是那个幸运儿?

  她早想好说辞,「我们约在二楼的餐厅,难道你要陪我上去等?这样很好笑耶!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唉!今天就放你一马,改天有机会给我们介绍。」江志宏决定不给小妹太多压力,以免摧毁了发芽中的感情。

  「知道了,你快走啦!」静文懒得多做解释,直接下车,将自己埋进人群中,忽然有人握住她的肩膀,随即传来低哑声音,「开车送你的那个人是谁?」「啊?!」猛一回头,她看到潘逸翔站在身后,「你把我吓了一大跳!」他的眼神阴沉,像个戴绿帽的丈夫,「快说,那家伙是你什么人?」「那是我大哥……」她不明白他的怒气从何而来,奇怪了,明明她才是老师,为何由他来质问她?

  他在她脸上仔细搜寻,确认她没有说谎的天分,才勉强点个头。

  「你在这里做什么?」应该换她问他了吧?看她如何发挥老师的威严。

  「我忘了买西红柿。」他打开购物袋,果然有几颗红色西红柿。

  「你买西红柿做什么?」她再次发问,完全出于好奇。

  「放在生菜沙拉上面。」他回答得很干脆,「走,我家就在前面。」「生菜沙拉?」她依然迷惘,却见他已大步走开,她只得跟在后面,不放弃的问:「难道是你自己做的?你怎么会那么勤劳?我不相信,是不是你从餐厅买的?」潘逸翔不给任何答案,只是在他的眉间,少了点痛苦,多了点幸福。

  一路上,潘逸翔刻意保持距离,并以手机传递讯息,「我先进门,你等十分钟再进来。」静文本来不懂他的用意,忽然领悟到,他不想让人发现他们的行踪,毕竟他们的身分是老师和学生,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彼此。

  唉~~她怎会让自己踏入这禁区?好象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感觉真讨厌!

  然而,一进屋门,她的心情立刻改变,因为餐桌上摆着丰盛菜肴,甚至点了几十盏烛光,还有浪漫音符轻响,一切显得如梦似幻。

  潘逸翔随手关上门,欣赏她表情的变化,低声说:「欢迎光临。」「这都是你准备的?」她转向他问:「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没什么,只是我们认识的第七十八天。」他不知从哪儿变出一大束玫瑰,正是她最喜欢的粉红色。

  她一时傻住,「就为了这么简单的理由?」

  「是你说的,简单就能快乐。」他把花束交给她,顺势在她脸上偷个吻,他等待这天很久了,所有初恋情怀都为她盛开。

  她只觉不可思议,连抗议都忘了,呆呆望着花朵,说不出心中是哪种滋味。

  「等一下,我先弄好生菜沙拉。」他提起那袋西红柿,走向开放式的厨房,刀法俐落,手艺娴熟,显然已习惯自己下厨。

  她放下花束,走到他身后,迟疑开口,「我想我……」并不值得他如此用心,毕竟她对他没有爱呀!

  「你喜不喜欢这种沙拉酱?」他忽然转头,将手指探入她唇中,要她尝看看味道。

  「呃……」她伸舌舔舔唇,「满好吃的。」

  「我也这么觉得。」他嗓音沙哑,眼神转暗,双手环过她的腰,低头就将她吻住,细细品尝那美好。

  他等不及了,原本想让她放松些再行动,但是一看到她的舌尖,他血脉偾张!

  沙拉酱在两人口中融化,紧接而来的,是又热又狂的渴望,她必须抓紧他的肩膀,因为她的双腿早已发软,就要抵挡不住这迫切的需求。

  他的手在她臀上摸索,想将她融入体内,想将她占为已有,所有细胞都在呐喊:他要这个女人,他要她做他的女人!

  「你停一下……」静文开始颤抖,难道她真会陷进这情网?

  所幸他仍有些许理智,靠在她耳边喘息,「有时我真恨你……害我爱上你……」这教她该怎么回答?她自己也不懂为什么。

  「你得负责,都是你的错!」他气得牙痒,咬在她颈上,又是折磨又是挑逗。他曾以为自己不会被爱冲昏头,事实证明他爱得要命!

  「不要……别人会看到!」她在他怀中扭动求饶,只更加深他的爱欲交织。

  墙上时钟传来报时声,就像学校的下课钟响,让两人稍微冷静下来,他将她拉到餐桌前坐好,「不准动,否则我吃了你!」她岂敢违抗圣旨?尽管她比他大四岁,但她绝对相信,他随时能对她这般那般……说下定还会这样那样……天啊!她最好别再想下去……生菜沙拉总算上桌,他们对坐默默用餐,幸而有音乐陪伴,气氛不算太僵持。

  从前菜、主菜到甜点、水果,静文无一不深深赞叹,世上怎会有这种天才?做什么事都不费吹灰之力,相信只要他愿意,任何工作都能胜任。

  潘逸翔吃得并不多,看她心满意足才是他的乐趣,他只是淡淡提起,「再过四个月,毕业典礼后,一切就轻松多了。」「什么轻松多了?」她放下果汁问。

  「到时我们就不用躲躲藏藏了。」

  「我们?」这名词好怪,她跟他已经是「我们」了吗?

  他不答反问,「等我考上大学,你要送我什么礼物?」「哪有人自己要求礼物的?」她虽然这么说,心底却想为他庆祝,只可惜她不会煮饭、勾毛衣、做蛋糕,更别提谈情说爱,她仍有所矜持。

  他盯住她的眼,低沉的说:「我要的只有你能给,我要你。」「你!」她整张脸红了起来,从脸颊到耳垂,全因他煽情的言语而发烫,脑中甚王浮现男欢女爱的画面。

  他忍不住轻笑,「你真是个活宝,你在想很邪恶的事,对不对?」「你……怎么可以嘲笑老师?」她愈生气愈脸红,像个无辜无助的小女孩。

  「是,都是我没礼貌,对不起。」他不再捉弄她,拉起她的小手,不由分说套上戒指,在他左手上有个一样的对戒,只是尺寸略微不同。

  「你做什么?我才不要!」她既没答应,更没允诺,怎能戴上他送的戒指?要知道这是多么神圣的约束!

  「你敢拿下来试试看。」他收起笑意,严厉警告,「万一我看到你没戴着,不管在学校在街上,我都会让你大出风头。」他花了多少时间才选中这对戒,除非到他们结婚那天,不准有任何变动。

  「你想怎样?你别乱来!」难道他不在乎别人眼光?

  「现在我做的只是保护你,不是为了我自己。」他轻吻过她的手指,惩罚性的咬了一口,「我没什么可失去的,我早就死过无数次。」他的神情、他的言语,在在让她不寒而栗,这样一个自我放弃的男孩,为何会选她作为活下去的理由?

  彷佛看出她的惊吓,他放柔语气说:「只要你做我的女人,你将是最幸福的女人。」也许是她脑筋胡涂了、也许是她一时错觉,此刻她居然相信他说的话。

  「过来。」他拉她站起身,走向蓝色系的卧房,眼前是张双人床,她不由得睁大眼,难道他想对她……他适时解除了她的疑惑,「我不会对你怎样,我只想抱着你,静静躺半个小时,晚点我就送你回家。」「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不懂,这多奇怪呀!

  「从我五岁那年起,我都是一个人睡觉,我想知道有人躺在身边是什么感觉。」他说这话时有点羞涩,他居然渴求另一个人的体温,他多么孩子气!

  「你爸妈都没空陪你吗?」一问完她就后悔了,从他的眼神她可以看出,那是因为他们害怕这奇特儿子。

  他不再出声,带她躺到床上,拉起薄被,将她拥进怀中,深深叹了口气,那是他十几年来的寂寞。

  她心中一痛,不禁伸手摸摸他的脸,希望带给他一些温暖。而他贴着她的手摩挲,就像个孤单的孩子,希望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昏暗中,他们忘了人间、忘了时空,只有这拥抱是真实的~~永恒的。

  戴上了戒指,换过了手机,江静文似乎就成了潘逸翔的女友,无论她同意与否,他确实是当真的。

  在学校的时候,他总对她视而不见,让人以为他们毫无交集,私底下却常传讯息给她,诉尽所有露骨情话。

  辅导室再也不用呼唤潘逸翔,因为他已是改过自新的「模范生」,从不迟到、早退、请假,学业方面更表现突出,所有师长大感安慰,深觉教育果然是有意义的。

  一旦走出学校,潘逸翔除了「命令」静文到他的住处,也会骑车载她到郊外兜风,当四下无人就对她尽情使坏。然而,他从未进行到最后一步,他要等到最适当的时机,向她证明他是真正的男人。

  原本日子可以平静度过,直到潘逸翔毕业那天,也就是解禁的时候了,不只他这么想,静文也这么想,至少她在校内能自在些。

  可惜天不从人愿,剧情总要转个弯,否则又怎叫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春假一过完,学校来了位新的数学老师,其实这也没什么,只不过他刚好是校长的宝贝儿子,又刚好年轻单身想找女友。

  留学回国的张哲睿满身洋味,眼光也跟欧美男人一样,喜欢头发黑黑长长的中国娃娃,而在这里,就属江静文最中他的意。

  数学科跟辅导室完全不相干,他却有办法来去自如,一会串门子、一会送点心,所有辅导老师都认识他了,也欢迎他随时大驾光临。

  「没想到校长的儿子这么平易近人。」方筱竹第一个看出张哲睿的用心,故意说给静文听,「听说再过五年就由他接校长的位子,到时不知谁会是校长夫人?」静文连头都没抬,随口回答,「反正到时就知道了。」「你说他会不会看上学校里的女老师?」

  「不知道。」静文还是没多想。

  方筱竹简直拿她没办法,「亲爱的学妹,你的缺点就是太单纯了,可不可以稍微发挥想象力?校长的儿子可是单身耶!难道你一点感觉都没有?」静文终于认真想了想,「我应该有什么感觉吗?」「说不定你就是未来的校长夫人呀!」

  「我又不想做校长夫人,我只想做辅导老师。」「两者兼得,有何不可?」方筱竹好心提醒这位无知后辈,「我们学校的男老师都死会了,你每天辅导学生哪有机会谈恋爱?现在有个最佳人选还不好好把握?」「没关系,我妈说等我二十五岁还没结婚的话,她会替我安排一切。」静文把母亲的话搬出来当借口,事实上这也不是谎言。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事?你真是个乖女儿!」方筱竹翻翻白眼,甘拜下风。

  静文故作无辜的吐吐舌,这时一个熟悉的男声传来,「你们在说谁是乖女儿?」此君不是别人,正是一身西装笔挺的张哲睿。

  方筱竹满面笑容回答,「当然是我们静文啰!」「为什么?」张哲睿这是明知故问,刚才他已听到足够内幕,心想自己的眼光果然正确,静文并不因他的家世而动心,多奇妙而难得的女人!

  「你自己问吧!我要去接老公的爱心便当了。」趁现在大家都外出用餐,方筱竹也做个顺水人情,让年轻人有机会发展。

  「学姊……」静文的呼唤无用,转眼间只剩她和张哲睿,都是因为学姊那番话,害她突然觉得怪怪的。

  张哲睿坐到她对面,潇洒的笑容挂在唇边,「江老师,你是个乖女儿吗?」「我怎么知道?你问我爸妈好了。」她不太愉快的回答。

  「真的?我可以去你家?」张哲睿心中大乐。

  「开玩笑的。」莫名其妙带他回家,不被全家人逼婚才怪!

  他像个泄气的皮球,骤然垮下肩膀,「你好象很讨厌我?」全校老师都对他亲切有加,唯独这个江静文无动于衷。

  「没有呀!」她只觉得他活泼爽朗,当然不算讨厌。

  「不讨厌就是喜欢啰?」今天他非要讨个答案下可,谁教她惹得他牵肠挂肚。

  「张老师,你这什么意思?」她疑惑的看住他,怀疑自己是否多心了,这种对话似乎不太寻常。

  「难道你没发现,我每天都在你身边晃来晃去?」他的自尊受到严重创伤,从小到大他都是众女焦点,怎么可能有人对他没感觉?

  人家话都说明了,静文再傻也不能装傻,只得勉强微笑,委婉拒绝,「呃……我想我们可以做好朋友、好同事。」张哲睿脸上一阵掺白,他当真遇到了克星,这女人根本不想要他!

  「不好意思,我要去图书馆查资料。」她不擅处理这场面,还是先溜为妙。

  「等一等!」他猛然握住她的手晚,力道出奇的强。

  「张老师你……」可别让彼此都下不了台呀!

  他深吸一口气,说出此生从未说过的台词,「请给我机会,让我证明我值得,你一定会发现,我是你最好的选择。」「我相信你很优秀、很杰出……可是我……」已被另一个男人紧紧绑住,要是胆敢挣脱,势必闹得满城风雨。

  两人相对之际,门外传来脚步声,还有上任陈威年的嗓音,「你搬这么多书会不会累?老师请你喝饮料。」那个有礼貌的学生则回答,「我不累,谢谢老师。」静文吓呆了,那不正是她的头号冤家--潘逸翔?

  尽管只有一瞬间,陈威年和潘逸翔同时看到了--张哲睿握着江静文的手,两人表情都不对劲,室内弥漫奇妙气氛。

  「主任辛苦了,我也来帮忙。」张哲睿迅速恢复冷静,动手替陈威年分劳。

  陈威年毕竟是过来人,心底暗自叫好,脸上装作平淡,「谢谢张老师,像你这样优秀的年轻人,真不知上哪儿找。」「是您过奖了。」张哲睿将书本搬到桌上,转身对潘逸翔说:「这位同学,我来就好,你先喝点东西吧!」潘逸翔听若未闻,自顾自放好书,半句不说就走出门。

  张哲睿则愣在原地,心想今天怎么回事?身为万人迷的他,竟一连碰两次钉子?

  陈威年打圆场说:「那孩子不喜欢说话,不用介意。」「喔!」张哲睿点个头,「他叫什么名字?」

  「潘逸翔,上次数学考满分的那个学生。」陈威年不无得意的笑说:「他可是我们辅导室的优良楷模,本来连高中毕业都有问题,现在要上国立大学也没问题。」张哲睿立刻附和,「当然,有这么好的辅导老师,最没希望的学生都会有希望。」「那我就不敢自夸了,哈哈!」陈威年还懂得点谦虚。

  静文咳嗽一下,「呃,我要去图书馆,两位再见。」不等他们响应,她就低头抱书走开,她亟需独处的空间,平缓她慌乱的心跳!

  望着静文的背影,张哲睿若有所思,面露怅然。

  陈威年看出这年轻人有心事,拍拍他的肩膀说:「慢慢来,别急在一时。」「主任,你认为我有希望吗?」张哲睿从未有绝望的感觉,此刻却不见希望。

  「你刚才不是说了?最没希望的学生都会有希望,你当然也有希望!」陈威年又加了句,「别轻言放弃,要努力过才知道结果。」张哲睿闻言挺起胸膛,「谢谢,你是个很棒的辅导老师。」「嗯~~我也这么觉得。」陈威年接受了这赞美,在潘逸翔身上,他看到年轻时的自己,曾经不知何去何从,直到发现生存理由,那过程多闪闪发亮。

【完】

猜你喜欢
校园春色
232 次观看   2021-09-12 02:00:36
校园春色
216 次观看   2021-07-19 14:24:38
校园春色
282 次观看   2021-07-25 16:27:32
校园春色
309 次观看   2021-07-26 15:42:43
校园春色
164 次观看   2021-07-28 01:30:06
校园春色
339 次观看   2021-07-31 04:02:30
校园春色
475 次观看   2021-07-31 04:02:31
校园春色
171 次观看   2021-08-17 12:04:51
校园春色热门套图
校园春色
2978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818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606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407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354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275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216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192 次观看  
猜你喜欢
校园春色
2978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818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606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407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354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275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216 次观看  
校园春色
1192 次观看  

© Copyright 2021 午夜人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Made with by w5w55.com icp123